您的位置:首頁 > 要聞 > 鄉鎮部門動態

留車“三變”奔小康

來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09:10:00 發布者: 【字體:

  “一年好景君須記,正是橙黃橘綠時。”踏入金秋十月的留車村,映入眼簾的正是這樣一片豐收的景象。由當年中央蘇區全紅縣即江西省贛州市尋烏縣縣城一路向南,蜿蜒的山路兩側,崇山峻嶺講述著曾經的革命故事。時空交錯,這樣喜人的豐收景象更加讓人欣慰。

  “我們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沒有老區的全面小康,特別是沒有老區貧困人口脫貧致富,那是不完整的。這就是我常說的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的涵義。”加快老區發展步伐,做好老區扶貧開發工作,讓老區農村貧困人口盡快脫貧致富,確保老區人民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一直是習近平總書記格外牽挂的事情。

  算好生態賬:從山窮水盡到柳暗花明

  今年59歲的黃小林曾經是留車村的臍橙種植大戶,2016年因爲一場黃龍病,他砍光了心愛的3萬株果樹,配套的臍橙果品加工廠也隨之倒閉。

  竭澤而漁必將山窮水盡——這是黃小林總結出的道理。“以前種植臍橙,大家都有‘老表思想’,有利可圖就鋪開攤子使勁種,本來能對病災起到阻隔作用的隔離帶也種上了果樹。”

  贛南臍橙火起來之後,留車村的很多村民都開始種植臍橙果樹,2013年全村達到了種植臍橙的高峰。然而,無限密植,濫用農藥,最終導致了黃龍病的暴發。

  “過度使用化肥農藥會對土壤造成破壞,黃龍病暴發前,臍橙已經越來越酸了。”黃小林說。

  2004年就開始種植臍橙的黃小林有很深的“臍橙情節”,在黨和政府的引導下,黃小林開始了臍橙生態複種之路。按照“山頂戴帽、山脊隔離、山腰種果、山腳穿裙、園路綠化”的生態模式建園,並配套植被保護設施和水土保持設施,生機勃勃的東江果業專業合作社成立了。

  生態複種後,臍橙不再大面積密植,但平均畝産量卻顯著增加了。通過施農家肥,土壤環境得到改善,臍橙比之前更香更甜了。

  “現在,酸果子沒有了,我的臍橙賣7塊錢一斤那是穩穩的。”說起現在的臍橙,老黃一臉自豪。

  讓留車村老表們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還有在生態種植下日益興旺的多種産業種植。

  在臍橙果樹被砍光之後,陳皆治到福建考察了一番,決定種植百香果。當年試種300株百香果,掙了5萬多元,2018年開始大面積種植,現在年收益已達120多萬。如今,在陳皆治帶頭的日日紅種植專業合作社,村民通過土地入股、勞動入股的方式,每年可以得到3000元的保底分紅。

  得益于留車村愈來愈好的生態環境,陳皆治種上了高端的、比普通百香果更加香甜可口的“黃金果”,即便論個兒賣也供不應求。陳皆治告訴記者,自己正在爲“黃金果”申請注冊商標,力爭做出品質,創出品牌。

  除了臍橙和百香果,還有猕猴桃、枇杷、李子,金秋十月的留車村百果飄香。近年來,通過生態種植養殖、發展無汙染産業以及生態環境綜合治理等,土壤和水幹淨了,曾經飄在村裏的農藥味兒不見了,留車村逐步實現了綠色生産生活方式。作爲珠江水系幹流的留車河,在山谷中靜靜流淌著,依山傍水的留車村濕地公園正在建設。

  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在留車村得到了最好的印證。

  引進大項目:從外出務工到回家就業

  推開尋烏德青源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玻璃門,一位身穿西裝的客家姑娘迎面走來,笑臉盈盈。

  女孩名叫陳金霞,今年22歲,是剛畢業的大學生。疫情期間,爲工作去向而迷茫的她得知家鄉的德青源公司正在招聘,憑借自己的電子商務專業,順利成爲了一名公司的數據分析師。在公司安排下,陳金霞到安徽嶽西進行了幾個月的培訓,回到崗位後,她漸漸在成就感中找到了職業方向。

  “德青源是大公司,規範化管理,平台也很高。和很多去廣州、深圳打工的同學比,能在家鄉找到滿意的工作,我挺知足的。”

  陳金霞的家就在公司對面,不用像大城市打工的同學那樣租房子擠地鐵,這在金霞眼裏也是一種人生的幸運。金霞告訴記者,親戚家的幾個正讀大學的妹妹也在向她打聽,希望畢業以後能來德青源工作。

  和金霞一樣,今年入職尋烏德青源的還有5位大學生,他們現在正在廣西培訓。在家門口的大公司就業,是從前的留車村孩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2019年3月,留車村脫貧摘帽。但是走好脫貧之後的致富路,還需要持續強勁的産業助力。爲推動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去年6月,中宣部協調引進國內蛋雞養殖龍頭企業北京德青源公司與尋烏縣合作,在留車村建設金雞産業園,總投資6.06億,養殖規模300萬羽,全面建成後將成爲華南地區最大的蛋雞養殖廠。

  “這兩片分別是青年雞廠和蛋雞廠,那邊是有機肥廠,利用雞糞便制造有機肥,除了供給本村果農使用外,外面的銷售空間也是很大的。未來還要成立包材廠,爲尋烏雞蛋提供蛋托、包裝箱。”在工程機械熱火朝天揮舞著鐵臂的山頭,駐村第一書記雍鑫介紹。

  已經初具規模的青年雞廠在本月底就要迎來第一批主人,隨著産業園各個廠區的逐步完工,今年年底第一批“尋烏雞蛋”將走入市場。憑借贛粵兩省交界的地理位置優勢,這些高品質雞蛋主要銷往銷粵港澳大灣區。留車這個小村莊將大踏步融入大灣區,成爲大灣區基礎民生産品供應保障基地。

  留車村的村民們也參與著産業園的建設。頭戴安全帽的陳麗斌是個年輕小夥子,在工地上做電工。“跟著師傅學一門手藝,産業園建好還需要我們電工的。”小陳的師傅是一旁的敖邦永,從前在深圳富士康工作,現在帶著幾個小徒弟在産業園做電路管線維護。

  “別在深圳打工了,外面還要租房,回村裏的金雞産業園幹吧。”雍鑫的電話那頭,是村裏的貧困戶曾進華。雍鑫介紹,産業園建成後預計可創造400多個就業崗位,優先保障貧困戶,他已經動員了好幾位在外打工的貧困戶回家就業。

  “以前在福建做纺织工,现在生了小孩,不能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在电子厂制作数据线的张够芳说。这也是很多选择留在村里就业的年轻人的心声。这样的电子厂,留车村共有 4 个,主要生产数据线、小喇叭等,合计吸纳就业近160人;还有小型制衣厂3个,合计吸纳就业70人左右。

  “建好了金雞産業園,我們的選擇就更多了,回來的人也更多了。”一位喇叭廠的女工說。

  打起精氣神:從靠天吃飯到創業奮鬥

  沿著山路前行,車子拐進一條熱鬧的長街。飯店、賓館、小超市一應俱全,你忍不住會問:“這是在村裏嗎?”

  “很多人第一次來都想不到這裏是一個贛南村莊。最近村裏還新開了幾家奶茶店和咖啡店,時髦吧。”雍鑫笑著說。

  留车村是尋烏縣留车镇圩镇所在地,有四百多年的圩场商贸文化,毛泽东同志在《寻乌调查》中还特别提到留车圩场是尋烏縣第三大圩场。如今留车村的商贸、服務业依然发达。经过几年的发展,全村现有饭店17家、宾馆民宿11家、大中型商超4个,有物流服務点8个,可承接寻乌南部5个乡镇的货运物流。

  平整的馬路,彩色的琉璃瓦,留車村一片欣欣向榮。

  贛州市生態環境局駐留車村工作隊隊員邱騰自2016年來到這裏就沒有離開,他見證了留車村精准扶貧以來的巨大變化。

  “最大的變化是人的精氣神。那場黃龍病也要辯證地看,對于很多村民來說不失爲一次警告。”

  從前,種植臍橙很安逸,幹三月,休一年,大家都安于現狀,一年裏大部分時間都閑著。黃龍病暴發之後,重新創業的經曆讓村民們逐漸認識到,幸福美好生活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要靠艱苦奮鬥來創造。

  國家實施精准扶貧以來,留車村“兩委”堅持志智雙扶。新時代文明實踐、“贛南新婦女運動”等活動豐富活躍了農村文化生活,倡導農民養成科學文明健康的生産生活方式;今年5月,留車村與深圳南嶺村社區建立支部共建合作,通過黨建引領實現産業互補、技術互學、觀念互通;今年由中宣部協調阿裏巴巴落地留車的“養育未來”和“鄉村寄宿制學校改造”項目,致力于鄉村兒童的教育培養。此外,留車村積極發展村集體經濟,使村集體與村民同步富裕,村民們有了獲得感、成就感,也就有了歸屬感和信任感。

  如今,留車村民們不再全靠天吃飯。在政府産業扶貧信貸、産業獎補等多種政策引導和鼓勵下,許多村民主動探索種植不同作物,學習各種技能技術,積極發展生態養殖、茶油生産、釀酒、果品加工等等,多種産業齊頭並進,村民們靠著勤勞和智慧,走出了一條蒸蒸日上的致富路。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鄉村振興不是坐享其成,等不來、也送不來,要靠廣大農民奮鬥。只有激發廣大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才能激活鄉村振興內生動力,讓老鄉們在鄉村振興中有更多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90年前,毛澤東同志在江西尋烏進行了深入系統的社會調查,創作了經典之作《尋烏調查》和《反對本本主義》,提出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的著名論斷。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首先要按規律辦事。在我們這樣一個擁有近14億人口的大國,實現鄉村振興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創舉,沒有現成的、可照抄照搬的經驗。我國鄉村振興道路怎麽走,只能靠我們自己去探索。”在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的關懷和指引下,今天的尋烏留車村,也蹚出了一條自己的脫貧路、小康路、鄉村振興路。(求是網)

分享到: